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科技

SNS开放平台理想与现实的冲突

2019年05月18日 栏目:科技

在理想和现实的冲突中,全开放式的竞合环境,依然是中国SNS的一个梦想地。许扬帆/文2008年12月上旬,一个名为抵制OpenSoci

在理想和现实的冲突中,全开放式的竞合环境,依然是中国SNS的一个梦想地。

许扬帆/文

2008年12月上旬,一个名为抵制OpenSocial中国应用大赛的站悄然上线,首倡者是几个对颁布第三方开放平台新政心有不满的独立软件开发者。他们呼吁中国的软件开发者应该联合起来,抵制谷歌在中国力推的应用大赛。这个大赛是谷歌联合中国5大社区(SNS)站举办的,这些站包括、聚友、天涯社区、校内和一起,是其中注册用户多的。

抵制事件起因于近针对第三方开放平台颁布的一个新规定,这家在2008年7月高调推出开放平台,表示要做中国Facebook的社区站,一度热诚地向所有独立软件开发者表达了自己彻底开放的强烈愿望,但随后却又罗列了4项自行开发、不建议第三方介入的应用方向:养成类(如宠物、种花等);房屋装扮类(如买卖房屋、家园等);帮派类(如江湖等);好友买卖类(如地主、绑架等)。而毫无疑问,这4个方向基本囊括了目前火爆、热门应用的绝大部分,于是不少第三方开始怀疑,的举措是否意味着今后所有有钱可赚的应用都会自己开发,而留给第三方的则是一些没有钱途的残羹冷炙?

进一步退两步?

如果这一假设真的成立,则很多开发者将面临被釜底抽薪的尴尬。因为为了在这个用户过亿的平台上一显身手,很多开发者都已经投入了差不多半年的人力物力,很多应用已经进入测试阶段,并已送付审核。有开发者担心,已开发的项目或许会因为和自己的项目有利益冲突而终通不过审核。

对于一直在Facebook的开放平台上做开发赚钱的台湾籍独立开发者李大维而言,这个禁令非常不能接受,习惯了无所羁绊的环境,的反复让李大维觉得有悖于至高无上的开放精神。

对于独立开发者的情绪,相关人士则解释说,发布这个禁令的初衷,并非要剥夺第三方的利益,而是想以此向第三方传达一个善意的提醒,并以此来改善一下竞争的环境。该人士解释说,在开放平台上线以来,确实有一些非常有价值的应用上线,但大部分第三方提供的应用都是一些简单模仿甚至直接汉化Facebook等国外SNS热门应用的产品,重复开发现象非常严重,造成了资源的巨大浪费。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抵制OpenSocial站上线当天,高层立即和相关合作方进行了沟通,由其一位副总裁出面和掌心科技、奇矩互动、51玩等国内几家主要的第三方开发公司的高层进行了面对面的沟通,除了做解释之外,还立即解决了一些第三方提出的问题。李大维称,应该明白,开放平台的游戏规则应该是不论规模大小,普遍适合于所有第三方的通用原则。

Facebook上面一大半的创意都是来自于不足5个人的小开发团队,这种开发者的多样化,也给站带来了意想不到的丰富性和可探索性。而目前在校内上排名第二,总注册用户超过80万的热门应用争床位,就是由浙江大学一个二年级学生利用课闲时间开发的。李大维断言,争床位的奇迹不会在再出现了。

我不明白搞开放平台的初衷是什么?李大维满脸疑惑地说,如果要搞开放平台,并由此来探索未来方向,就应该像Facebook那样低调、谦让,将自己的应用做得非常简单,但是把大部分接口、应用空间、利润空间都留给第三方,使得第三方有足够动力去做各种大胆的尝试。可以把的应用收购过来,作为未来发展方向。但如果只是想找一些像奇矩互动、51玩这样的战略合作伙伴,多赚点快钱,就根本不需要搞开放平台了。李大维认为,在创设开放平台之初,它似乎就对开放和封闭所产生的价值是完全不一样的这个道理想得很明白,行动也很坚决,但是现在似乎又有些退缩了。

理想和现实的冲突

大约在半年前,当开发者和校内就开放平台的霸王条款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奇矩互动总裁陈书艺曾经代表第三方开发者,和千橡总裁陈一舟等校内高管进行了一次会谈,这次沟通的成果是,校内自此明确表示将所有的应用都交付第三方开发的这个原则。

现在,很多中、小开发者也希望陈书艺能够代表他们的利益,和进行一次这样的正式沟通。陈书艺也表示了一些对SNS的理解:国内没有一个社区站有Facebook那样财大气粗,目前的经济危机,也导致风险投资对SNS施加了更大的盈利压力,而为了应对成千上万的开发者的产品上线,SNS自己都必须提供足够的服务器和维护人员来支持第三方,因为大量中小开发者自己仅具备基本的软件开发能力,但是没有运维能力,更谈不上帮SNS平台产生运营收入。

日前,根据自己透露的数据显示,其开放平台目前拥有小应用184个,安装总量达到6392万次,平均每个应用的安装量高达34.7万次,但是这些安装无疑都要消耗大量的服务器和带宽成本。

校内的状况也是如此,其推出开放平台已经有大半年时间,但是直到今年12月19日才获得首笔收益:一款由第三方开发公司五分钟开发的开心农场,在利用校内支付平台推出收费活动与收费道具后,两天内获得1.6万元收入。

有一个现象非常明显,五分钟属于国内一家有点规模的专业开发公司,刚刚因为开发浪漫满屋而获得 11月份开放平台奖励大奖的奇距互动也是专业公司,争床位尽管由个人开发,但是其在校内大受追捧也是因为这一应用的版权被国内专业开发公司上海掌心科技公司收购,以公司化运作,才让其得以持续流行。

做出一个高质量的应用,需要保证承受住一定压力,Bug和死链接要及时修复,这需要一定的经验和水平,但业余兼职的开发者大多不具备这样的能力,中国个人开发者能做的,大部分是做垃圾站和做小外挂的。一位国内SNS平台的高层说,而专业公司开发的产品却相对要好很多,且它们对产品有持续开发和解决技术难题的能力,对产品改良建议反应也很迅速,获得盈利的可能性也就大很多。

很明显,目前的现状是,SNS平台更加倾向于和专业开发公司合作,但是国内有规模的专业开发公司(拥有50个专业开发人员)不超过10家,这样的结果是,目前在SNS上大受追捧的应用,大多属于这10家公司的产品。李大维说,出现这一现状的根源是,国内的公司太看重用户数量,太看重规模,太看重销售额。

开发的彩虹被腾讯封杀,代表着腾讯和这中国前2大SNS在争夺用户方面的直接较量,而陈一舟抢注域名,炮制山寨开心的行动,本质上也是要和开心争夺白领用户。但是这种激烈的用户争夺,放在全球的SNS市场上来看多少显得有些滑稽。

的出现,将SNS开放性竞争的内涵演绎得淋漓尽致。推出2年不到的,已经能够同时支持Facebook、MySpace、Hi5等,而且还将支持LinkedIn、Twitter、Flickr等,也就是说,只要登录,相当于同时登录多个SNS和多个IM,让分散在这些服务上的好友都实现双向通信,形成新的聚合。这样一个跨平台的平台,几乎是没有自己注册用户的,完全依靠从各大SNS和IM上聚合起来,这种商业模式在用户割据的国内,显得不可思议,但是在国外,基于所有SNS和IM的用户数据都是开放的这一事实,的存在又变得不无可能。

在Facebook等几大SNS眼里,用户永远是流动和自由的,只有做好自己的平台工作,用户才会形成聚合,通过各种手段拉用户做推广是短期行为。如果所有的SNS都遵循这样的竞争理念,也就不会有谁抢夺谁的客户之类的纠葛发生了。

但是中国,信任这个基本的条件并不具备。有SNS业人士说,在中国搞开放平台,等于把用户数据暴露给了别人,当中国的开放平台上也产生数十万应用的时候,即使原始用户数据的使用者可以不为榨取用户价值而做一些破坏性的动作,但是谁能保证所有的数据终使用者都遵守这个游戏规则呢?

谷歌可以站出来倡导中国的所有SNS一起搞开放,因为谷歌有它的领导地位和公信力、以及不作恶的商业准则,但是它能保障OpenSocial的使用者都有这样的克制么?

岳阳工地洗轮机
佛山不锈钢网
回收手机配件